全本书屋>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> 唯美小说 > 新来瘦 > 17

新来瘦:17

小说:新来瘦作者:赤成子

    花门楼前见秋草,岂能贫贱相看老。一生大笑能几回,斗酒相逢须醉倒。

    这位大诗人终于不胜酒力,唱了几首就倒在桌子上了。好在这酒馆里的店主任朋恩认识潘蓝,他帮着熙默把大诗人扶了回去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你看你,犹豫了吧?是不是真的有关系?

    什么?跟谁有关系?

    哎呀,你都没好好听我讲话的呀!要罚的,这个必须要罚的!

    这个男人给熙默倒了一大杯果汁。熙默只好不情愿地喝掉了半杯。

    好,现在你可以正式地介绍你自己了。熙默同学。

    熙默看着那男人善良的微笑,故意正襟危坐起来,好!本人大名熙默,小名熙熙或默默。生不祥,卒不祥。哦,不对,是不想卒熙默还想继续胡编下去,没想到刚说到这里,潘蓝就已经笑得不成样子了。是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搞笑吗?再仔细一看,对面那个人居然是捂着嘴笑的。搞什么啊!一个大男人还笑不露齿吗?这实在太不像一个男人了,哪有这么爱笑又这个样子笑的男人啊?

    哎呀,你都没好好听我讲话的呀!要罚的,这个必须要罚的!

    熙默学着刚刚男人的口吻说,给潘蓝倒了一杯酒。潘蓝见酒如见朋友,酣畅地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谁让你这么快就喝酒的啊?你也不先吃点菜垫垫底儿啊。待会儿胃不舒服了怎么办?熙默嗔怪他道。

    没事,没事。潘蓝摆摆手。要是我只有这点儿酒量我就不出来混了。

    你到底从哪儿来啊?熙默表示怀疑他是人贩子拐卖来的。

    妹妹呀!不是跟你说了吗?人贩子拐过来的。

    哥哥呀!你别哄我了。我又不是半大的孩子。熙默往后一靠,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哎呦,看不出来,你啥时候长大的呀!潘蓝也想学她往后一靠,可是他忘记他的座位后面没有靠背,差点一个跟头翻过去。两人哈哈地大笑起来。别看潘蓝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,其实他比熙默也大不了几岁,只不过早出来社会几年,经历的事情比熙默多而已。就像俗话说的,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,我经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彼此只是在言语上互相调侃而已,谁都没有向彼此披露自己的更多身世。熙默是因为不想说出来让潘蓝同情,而潘蓝为什么也回避说出自己的真正身世呢?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潘蓝喝酒就像自己在灌自己一样,每当熙默说罚他酒的时候,他就主动地自罚三杯。结果这一晚潘蓝喝了很多酒。熙默最后都开始担心他了。

    我没说罚你啊?你不用再喝了啦!

    我想喝酒你知道酒是什么吗?

    她知道此时的潘蓝已经醉意朦胧了,随口说道:

    还能是什么?乙醇呗!

    非也,非也。潘蓝摇摇头,缓缓道,酒,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。它炽热似火,又冷酷象冰;它缠绵如梦萦,又狠毒似恶魔;它柔软如锦缎,又锋利似钢刀;它能叫人忘却人世的痛苦、忧愁和烦恼,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;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,勇敢地沉沦到深渊的最底处!

    潘蓝手舞足蹈,晃着脑袋站起来,举起手中的酒杯,对着空气说:干杯!然后高兴地一饮而尽。他没有坐下,竟开始吟唱:

    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摧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?

    灯花何太喜,酒绿正相亲。醉里从为客,诗成觉有神。兵戈犹在眼,儒术岂谋身。共被微官缚,低头愧野人。

    酒不醉人人自醉,千杯饮尽刘伶愧。对月邀饮嫦娥伴,一江愁绪酒中会。

    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千百杯。醉卧桌头君莫笑,几人能解酒深味?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